语念平生>网游>[S/P]哥哥,请您管教我(BDSM) > 机场社死开箱抓马相遇/腐烂但有曙光的过去/压抑、黑暗的现在/
    但她好似遇上了棘手的事情,正低皱着眉扫视着中间狭窄空地上的器具。

    一个占了一半面积的打屁股机,半箱绳子,还有半箱要溢出来的SP工具,全是她报复性消费和囤积癖的成果……

    秦娓哀叫了一声后趴在地毯上,是的,她是个重度的sp爱好者,恋痛且有瘾,每隔一段时间她都需要这种肉体的痛苦来平衡心底暗藏的压抑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任主人的调教后,甚至形成了习惯,根本戒不掉!

    她试着探寻过这种异于常人的欲望,或许来自那位死在妊娠手术台母亲的遗传,毕竟她被家暴也要拼死生下她;或许来自于幼时她对父亲角色的期望,换来的是酗酒后的暴打;或许是来自舅舅家寄人篱下的苦楚。

    因为旁观过表弟的幸福,她才咀嚼出缺爱这个词的含义,毕竟,她现在都不懂爱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上学很晚,但她太知道学习的重要了,小时候就用成绩换取微薄的奖学金与补助,再无私上交给舅舅家来维持她上学的机会。长大了,她就偷偷昧下一点攒着,报了县里的高中离开了那座囚她于牢笼的浪浪山。

    然后是重复的打工,举步维艰的高中生活。

    让她的生活翻天覆地的是贴吧里的一个帖子,记录的是那个女孩儿的实践感想,类似的个人成长经历,凌乱的情绪线团,她决然地逃出原生家庭,很苦,很累,但她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——她的主动,这对秦娓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,直到她顺着这个贴主进了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严厉不失关爱的训斥,冰冷肃然的戒尺,红肿发亮的臀部,细碎但沉溺于此的呜咽……

    她惊诧、畏缩、恐惧,又止不住地泛起一波波好奇、期望与羞耻,她觉着自己有病,但每晚都要蒙在被窝里跳跃各大网站观望着这个隐秘的圈子。

    窥探别人的经历、学习着各种她感兴趣的小众知识、加入QQ群、加好友不断交换着信息、出去实践、有了固定的主动、越玩越沉迷接触sm、被开发欲望……

    过去的一幕幕像是影片一样在她脑海里放映,秦娓甚至庆幸她遇到的第一个主人待她还不错。

    他们除了探索这个圈子,他给了许多钱让她上学,让她补习甚至亲自教她,她的生活真的因为他改变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他已经离开了近一年了,不辞而别,她又没有了那个自以为是的救赎。